就是不干脆,就是拖拖拉拉,就是这样,不服你打我呀!

关于

少年

边城诗社:

文/是人

少年长,岁月短
日子过的想失明的鸽子和太阳
和哭泣的月,还有花

热水,一搅匀了天,流着泪的天
闭上眼,闭上就是闪电雷鸣
起起落落,手指又颤抖,花瓣上的露珠
几滴,化开了明日的梦

你可能不会走远
我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评论
热度(37)
  1. 阿守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诩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不干脆的小浣熊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4. 薇洛妮卡veronica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5. 不是人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干脆的小浣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