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不干脆,就是拖拖拉拉,就是这样,不服你打我呀!

关于

初夏的梦

边城诗社:

文/列莫

初夏的梦多是缱绻的

温柔如穿堂而过的风

梦里花开花落

梧桐郁郁葱葱


你的到来如梦

温柔却无法触及

甜蜜中亦有苦涩

而这正是梦的意义


既遇如此佳期

又为何假装不在意

既然心怀期冀

不如暂且相信奇迹


我究竟有没有遇见你

在初夏的日子里

你是在我的梦里

还是在我的心里

评论
热度(27)
  1. 不干脆的小浣熊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干脆的小浣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