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不干脆,就是拖拖拉拉,就是这样,不服你打我呀!

关于

远去

文艺社:

文/冯遇皇


当晚空降下帷幕,

最后一道夜色将砖瓦逐渐熏蓝,

粘绿的苔藓如纹身一样遍布鹅卵石,

古老的木质栏栅,被我缓缓推开,

我很小心,不想让吱呀的声响惊扰云雀,

映入眼帘的,

是千万只犹如绿宝石在空中飞旋的萤火虫,

一瞬间,星河坠落眼前,

铺满前方这幽深的草地,

我躬身摘一朵雏菊连同香气装进玻璃小瓶里,

回头凝望着我来时的小路和灯火阑珊的村庄,

他们的每一张脸庞,流露的每一次微笑,

涌入我的脑海,霎时思绪纷纭。


此夜我必须远去,

现在和未来浮动着的某种不确定性,

像是在银盘上急速旋转的陀螺,

欲摇欲坠,摇摆不定。


尽管到达的是世界的尽头,

抑或是冷酷的仙境,

我依然如此,没有理由,

因为所有的一切,

在远去的路上,都能告诉我。


评论
热度(23)
  1. 柒柒Cissi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此夜我必将远去。
  2. RootsBook‘s BLOG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不干脆的小浣熊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干脆的小浣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