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不干脆,就是拖拖拉拉,就是这样,不服你打我呀!

关于

无题

边城诗社:

文/欲擒欲纵


我掉下三滴泪


一滴碎在地上


开成了花


一滴落在地上


淹死了虫




——野人

评论
热度(19)
  1. 本易金白水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不干脆的小浣熊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干脆的小浣熊 | Powered by LOFTER